首页 客户案例 网站建设 微信小程序 网络营销 APP开发 电商平台 关于我们 运营资讯 联系小酷

在线培训成违规重灾区 互联网教育法能否拨乱反正+

2018-12-22 11:56:16

  见习记者 伍素文 广州报道

  时值岁末,对校外培训机构来说“异常寒冷”的2018年终于要拉上帷幕。教育部提出的确保2018年底完成对全国校外培训机构集中整改任务的目标,目前线下机构的整改接近收官,但线上机构却仍是违规的“沃土”。

  12月18日,南方都市报南都教育联盟举行“2018教育年会暨广东教育创新十大优秀案例致敬分享会”,发布了《2018校外培训机构发展与治理报告》(下称《报告》)。这是时隔3个月,南都教育联盟发布的第二份校外培训整治报告。

  测评发现,15家K12在线学科培训机构普遍合规度较低,仅有一家公示了教师资格证信息、晚上8:30后全部可以选课、一次性收费超过3个月的机构还大量存在。

  对于下一步对在线机构的治理,受访业内人士认为,其复杂程度将超过线下机构,这需要宏观制度到具体政策的齐头并进。

  线下治理收尾线上机构烂尾?

  据12月13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数据,截至12月12日,全国共摸排40万所校外培训机构,发现存在问题机构27.3万所,现已整改24.8万所,整改完成率已经达到了90%。

  在线下培训机构逐渐完成摸排、整改之际,整治行动已经蔓延至线上。11月底,教育部办公厅等三部门联合印发《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》(下称《通知》),要求按照线下培训机构管理政策,同步规范线上教育培训机构。

  具体要求包括,线上培训机构所办学科类培训班的名称、培训内容、招生对象、进度安排、上课时间等必须在机构住所地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。同时,线上培训机构必须将教师的姓名、照片、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。

  然而,南都教育联盟在对15家K12在线学科培训机构进行测评后发现,目前K12在线学科培训机构合规度仍然较低,存在较大的改进空间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发现,其中一家在线教育公司登记的经营范围包括:教育科技、计算机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、技术咨询、电子商务等,并无教育培训项目。

  多位教育培训行业人士透露,当前全国范围内在线教育企业缺乏办学资质比较普遍,较之线下培训机构只会更甚。主要由于在线教育企业申请办学资质尚无专门法规依据,轻资产办学的线上机构几乎不可能在校舍面积、教学设备等硬件条件上达到要求。

  有家长反映,在线下机构被严打时期,有部分小型培训机构达不到规范要求的,干脆关闭门店,直接走线上教学的路子,“现在查奥数班查得紧,机构会动员老学员到线上继续学习,这些都是小班化,两三人一起,口口相传,不再额外招生”。

  在公布教师资质方面,15家K12在线教育机构中,仅有一家已公示教师资格证信息。一些机构在师资方面仍处于急缺状态,或因经费不足,招聘足够的全职教师存在困难,因此需要大量的在职教师和在校大学生来担当“中流砥柱”。

  在培训时间方面,教育部规定不晚于晚上8:30,而有机构最晚可辅导至凌晨两点。

  《报告》测评发现,晚上8:30是在线学科培训的“黄金时间”,所以几乎所有机构都对通知“无视”。《报告》认为,企业提供这一服务,根本原因在于市场的需要。对家长和学生来说,焦虑和补习的迫切显然超过了他们对减负和健康的考量。

  至于深受诟病的在线教育收费问题依然突出。按照规定,一次性收费跨度不得超过3个月,而有8家机构继续实行按课时包收费,这些课时包最短为20个课时,最多的多达780个课时,课时的有效期从半年到4年不等。

  对于整改难点,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:“校外培训的火热源于家长的需求,而需求产生的根本在于当前教育的评价和管理体制。关键还是在于现代教育管理和评价体系要改变。”

  在线培训机构治理更复杂

  目前,各地已在出台并落实在线教育的整改政策。

  北京市海淀区已要求作业帮、学而思网校、学霸君等在线教育公司填写一份《线上教育公司情况调查表》,并要求11月29日晚8点前回传邮件。

  各公司需要填写包括平台运营模式、授课方式、是否涉及K12教育、涉及K12教育的学科清单、是否自主研发教学大纲、培训内容是否向教育部门备案等内容。

  今年10月,宁夏教育厅发布通知,要求各地排查中小学校正在使用的学习类APP,重点包含广告、游戏、涉黄、诱导收费等情况。

  但一名培训行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对在线培训机构的整治将比线下机构的整治更为复杂,因为在线机构往往采取平台化策略,产品线丰富、学科类与素质类产品的界限不分明。

  一名少儿英语在线外教一对一机构的负责人近日就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他认为英语口语培训不属于学科类培训,因此不在此次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范围之内。

  这家机构采取自主研发的课程和教材,对于治理行动要求的不得超纲超标教学,他透露,“即使是自主研发的课程,技术上也可以调整成与国家教学大纲相一致”。

  “此外,在线培训机构一般都是全国性的,这就要求各地整改政策协调一致,否则机构就会面临在此地合规但在另一个地方就不合规的尴尬。”上述培训行业人士说。

  明确在线教育的监督权和监督内容,呼吁已久。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,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就曾提交议案。他认为,现有法律法规体系不能适应和促进互联网教育发展,制定《互联网教育法》是当务之急。

  周洪宇称,当前我国互联网教育发展非常快,但几乎呈现野蛮生长状态,“比如大多数互联网教育内容的承担着并非专业从业者,大多数是技术专家,正式教师进入的非常少,教学内容也是良莠不齐”。

  对于未来对在线培训机构的治理,精锐教育广东省区总经理赵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,希望各地出台细致且统一的政策,并能够在总结前一阶段整改经验的基础上,让政策更明确。 (编辑:王峰)

填写您的服务需求获取项目报价。

* 请认真填写需求信息,我们会在24小时内与您取得联系。
线上服务咨询 0898-31302289 填写需求索取报价